宏图娱乐官网-核心产品列入新冠诊疗方案 大理药业发展窘境难改

  核心产品列入新冠诊疗方案 大理药业发展窘境难改

  作者: 吴绵强

  不足55万元!这是大理药业交给资本市场的2020年半年度净利润“成绩单”。

  2020年上半年,大理药业实现营收1.0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5.4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56万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扣除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135.27万元,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95.54%和121.31%。

  尽管核心产品被列入新冠诊疗方案,大理药业的成长困局仍旧“挥之不去”。

  作为西南地区为数不多的上市制药企业,大理药业多年来主打产品结构单一,销售监管政策严格,市场占有率较低,迟迟无重磅新药上市。在中药注射剂市场的“围城”里,这家上市公司正遭遇转型难题。

  疫情“需求”难转颓势

  虽然拥有20个品种44个规格的注射剂药品批准文号,但是大理药业的核心销售产品依然是中药注射液,公司主要产品为“中精牌”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亮菌甲素注射液。

  过去,凭借这几款核心单品,大理药业活得“相当滋润”。2017年9月上市时的招股书显示,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占公司收入合计超过90%。上市之后的这两年,两大产品独撑业绩的局面,仍然持续。

  2020年初疫情暴发之后,中医药在临床救治过程中成效明显,过去持续受到争议的中药注射液等相关品种被纳入新冠肺炎患者的临床治疗。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国家卫健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先后发布了试行第六版和试行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多家上市公司产品名列上述推荐用药中。

  大理药业的主打产品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均被收录入上述《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2月24日,大理药业发布公告称,决定捐赠价值不超过600万元人民币的公司药品(中药注射剂),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核心产品被纳入新冠“诊疗方案”,外界一度对大理药业寄予“厚望”,公司股价成为外界热门追捧的对象,许多投资者留言询问。可是此后,患者临床救治环节对大理药业中药注射液品种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强烈。

  8月18日,大理药业半年报披露,公司向武汉市及全国13 个省区的慈善机构和医疗机构仅捐赠了一批价值286.73万元的公司产品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大理药业半年报披露,公司一季度药品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46.05%。随着第二季度,国内疫情形势的扭转和向好,临床终端的药品销量进一步恢复。大理药业披露,“(第)二季度以来销量持续上升,环比增长 54.19%。”不过,尚不清楚该增长数据是指整体“2020年第二季度”,还是“第二季度至今”。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整个中药行业带来“雪上加霜”的影响。物流受阻,医疗机构就诊患者数量锐减,终端药品用量下降,销售下滑,大多数医疗机构至今仍尚未恢复正常收治患者,导致医院相关药品需求大幅减少。

  国内一家医药批发行业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该公司的销售亦遇到困局,“目前医院都没恢复门诊量,我们销售受到影响较大,而且产业政策持续出台,对分销影响比较大。”

  核心产品销售连连受挫

  大理药业如今的困局要从上市前说起。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上市之前,大理药业的发展瓶颈已现,公司长期依赖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单品,招股书指,“2015年公司经营业绩较2014年出现下滑,2016年经营业绩与2015年基本持平,主要系醒脑静注射液的产量和销量下降所致。”

  在公司如此的产品结构之下,上市之初的大理药业虽然定下了“雄心壮志”,但公司的募集资金投向却并不是实实在在的研发,而是依旧将“重金”投向中药注射液领域。

  2017年9月上市之后,大理药业将募集而来的2.62亿元资金,用于中药注射剂发展项目(1.62亿元)、药品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4699.60万元)、营销网络建设项目(2879万元)和补充公司营运资金(2500万元)。

  按大理药业的既定目标,“未来首先围绕现有产品,对中药注射剂的二次开发,提高公司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其次,公司将加大研发投入,加快开发新产品,丰富产品结构,积极向中药口服制剂、化药、生化制剂方向发展,开发治疗肿瘤、糖尿病、神经系统等大病种治疗领域品种,形成成梯次和成系列的产品组合,保障公司未来的持续成长能力。”

  然而,上市之后,大理药业的营收构成依旧由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注射液产品支撑,肿瘤、糖尿病、神经系统等大病种治疗领域品种未见产品布局和上市。相比同类上市公司,大理药业在研发费用上,投入严重不足,被外界戏称为“重营销、轻研发”。

  近几年来,中药行业药品相关政策频出,市场格局发生巨大变化,大理药业的主营业务主要以大小容量注射剂,特别是中药注射剂为主,这在现行大环境下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风险性。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自2017年上市以来,大理药业的核心产品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就被全国部分省份纳入辅助用药/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名单中。

  按照业内说法,所谓辅助用药,就是在治疗中仅仅起到辅助作用,而不是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有些地方将临床使用药量大、易滥用的药品,统归为“辅助用药”,有些被称为“万能药”,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经常上榜各地辅助用药目录和重点监控用药目录名单。

  “一般而言,药品进入辅助用药目录后,将面临着被公立医院严格控制用量甚至停用的风险。持续到2018年底,我企业相关产品仍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大理药业曾在年报中表示。

  上市两年以来,大理药业的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就持续出现销量下滑。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大理药业招股书、年报发现,2017年、2018年和2019年,醒脑静注射液销量分别为1871.20万支、1373.31万支、702.97万支,同比分别下滑32.66%、26.61%、48.81%;同期,参麦注射液销量分别为1343.20万支、973.93万支、702.97万支,同比分别下滑37%、27.49%、27.82%。

  辅助用药和重点监控用药目录政策给中药注射液行业的“震感”在2019年更为明显。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包括大理药业的醒脑静注射液在内,同行业上市公司的辅助用药或者重点监控目录的中药注射液产品降幅达到20%至50%。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2019年报,步长制药(603858.SH)的丹红注射液销量为7326.02万支,同比下滑23.72%;珍宝岛(603567.SH)的舒血宁注射液及注射用血塞通销量为9497.92万支,同比下滑20.41%;益佰制药(600594.SH)的银杏达莫注射液销量为2247.91万支,同比下滑30.24%;九芝堂(000989.SZ)旗下友搏药业的疏血通注射液 销量为3314.64万支,同比下滑37.04%。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亚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